我头发太多了

我头发好厚啊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若是我连自己都不爱,谁来爱我

既然不能成为朝圣者,那就成为殉道者

野玫瑰

我是荒野上的一朵野玫瑰,唯一的一朵野玫瑰。

可是有一天荒野上来了一个人,那个人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

是啊,我一见钟情了。

我喜欢这个男人,我爱上了他。

他一定会带我走的。

因为我是荒野上唯一的一朵野玫瑰,也是荒野上唯一的一朵花儿。

他把我带走了,可我只在他身边呆了一会儿。

他把我送给了一位姑娘。

那个姑娘真是迷人啊,是我所无法企及的,生不出嫉妒的美好,我只能看着。

夜晚我嚎啕大哭却不得不压抑着我的哭声。

我的爱情凋零了,我的爱离开了,我看着这位迷人的姑娘,我的刺掉落,我的花瓣飘落。

野玫瑰凋零了。

可是野玫瑰的花瓣依旧美丽。

花瓣留下了。

我是那么俗气的一个人,想用最美好的词汇来形容你,可是最后我也只能用一句,你真是太好看了,来形容你

我有点懊恼,我觉得你配的上美好这个词,可是我预言的贫乏让我无法形容你的美好

我总是在偷偷的看着你,我希望你能够也看我一眼,只是那么一眼就足够了,我为你的目光而感到欣喜

我觉得我是那么的不好,完全配不上你,可是我又希望你能够像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

我不说爱,因为我肯定不爱你

不是没有见过比你还好看的人,只是见过了之后依旧觉得好看,可是只要再看看你,我就觉得你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我只想拥抱你

我对我年少的爱人最为吝惜,连笑容也未曾给予

【方应看】

我总是想要得到他的夸奖,他总能够带给我无限的希望与欢欣。

他曾夸过我,别致。

他就像是在灿烂星河里独独挑出了最亮的一颗来夸我。

我总是希望能够缠在他的身边,就像是显摆自己一样,想把自己的与众不同显现出来,我想让他看见,看见我是否还是有着与众不同的地方,让他了解我,让他看到我,让他夸耀我。

我想要拥抱他,感受他那凛冽的眉目下的体温,是比他周身的气势温柔,感受他那七窍玲珑的心思,感受到那一丝丝对我一个人的与众不同,就像是独我所了解的方应看,而不是众人所了解的方侯爷。

真好呀,我想要拥抱他。

我想要在烈日下拥抱他。

【方应看×我】

“看来你想讨我欢心,不过,不怎么得要领。”方应看看着我给的礼物说出了这句话。

我在街上游荡了一下午得来的礼物被贬的一文不值,甚至说是为了讨欢心而做出来的,明明是喜欢你,想与你交好,想与你亲近,可是,能怎么做呢,方应看可是小侯爷啊,也是啊,怎么可能看得上我的礼物呢?

方应看看到眼前人一下子萎靡下来,也是想不明白这是作何姿态,可是心中却有些不忍:“礼物一般,心意还说的过去。”

我一下子抬起头来,眨了眨眼睛,这是方应看会说的话吗,好温柔啊,更喜欢了呢。

方应看看着眼前人欣喜的眼眸,也忍不住笑了笑:“从来没有人送过我这东西,倒也新鲜。”

我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还是笑了出来。

“不过,你下次倒是不必送我这些,我这候府什么没有,还用得着你送吗?”
“我就是想送嘛。”我还是小小声的回了句。

“罢了,想送就送吧,只是这该怎么处理。”方应看含笑的眸子看向了我。

那眸子在阳光下闪闪发着光,就像是第一次见到时的那样却又不同,那次的阳光太大了,大的让我在方应看面前显得过于渺小,可是现在的方应看显得太过温柔了,我忍不住想要拥抱他,可是我没有。

我回答了方应看的问题:“我可以帮你啊。”

“明明就是你带来的东西。”方应看的眼角带了丝笑意却又反驳我的话。

“那我就帮方侯爷解决嘛。”我凑上去扯着方应看的袖子,“方侯爷怎么想呢?”

“那便随你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