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发言

【方应看】

我总是想要得到他的夸奖,他总能够带给我无限的希望与欢欣。

他曾夸过我,别致。

他就像是在灿烂星河里独独挑出了最亮的一颗来夸我。

我总是希望能够缠在他的身边,就像是显摆自己一样,想把自己的与众不同显现出来,我想让他看见,看见我是否还是有着与众不同的地方,让他了解我,让他看到我,让他夸耀我。

我想要拥抱他,感受他那凛冽的眉目下的体温,是比他周身的气势温柔,感受他那七窍玲珑的心思,感受到那一丝丝对我一个人的与众不同,就像是独我所了解的方应看,而不是众人所了解的方侯爷。

真好呀,我想要拥抱他。

我想要在烈日下拥抱他。

我和无情这么有缘分吗,为什么啊谁都有了为什么没有我的方侯爷啊,想哭了😭

【方应看×我】

“看来你想讨我欢心,不过,不怎么得要领。”方应看看着我给的礼物说出了这句话。

我在街上游荡了一下午得来的礼物被贬的一文不值,甚至说是为了讨欢心而做出来的,明明是喜欢你,想与你交好,想与你亲近,可是,能怎么做呢,方应看可是小侯爷啊,也是啊,怎么可能看得上我的礼物呢?

方应看看到眼前人一下子萎靡下来,也是想不明白这是作何姿态,可是心中却有些不忍:“礼物一般,心意还说的过去。”

我一下子抬起头来,眨了眨眼睛,这是方应看会说的话吗,好温柔啊,更喜欢了呢。

方应看看着眼前人欣喜的眼眸,也忍不住笑了笑:“从来没有人送过我这东西,倒也新鲜。”

我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还是笑了出来。

“不过,你下次倒是不必送我这些,我这候府什么没有,还用得着你送吗?”
“我就是想送嘛。”我还是小小声的回了句。

“罢了,想送就送吧,只是这该怎么处理。”方应看含笑的眸子看向了我。

那眸子在阳光下闪闪发着光,就像是第一次见到时的那样却又不同,那次的阳光太大了,大的让我在方应看面前显得过于渺小,可是现在的方应看显得太过温柔了,我忍不住想要拥抱他,可是我没有。

我回答了方应看的问题:“我可以帮你啊。”

“明明就是你带来的东西。”方应看的眼角带了丝笑意却又反驳我的话。

“那我就帮方侯爷解决嘛。”我凑上去扯着方应看的袖子,“方侯爷怎么想呢?”

“那便随你吧。”

“好。”

【耀瞳】拥抱2

展耀也没想过要做什么可是白羽瞳凑的这么近可不是自己做的了。
“我以为小白想要亲我呢?”
白羽瞳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话也结结巴巴的说不清楚, “我,我,我没有。我就是,就是……”
“是不是衣服脏了,我帮你拍一下吧。”白老鼠怎么这么可爱啊,说话间就已经把手往白羽瞳的身上摸去,像是个拥抱的样子,白羽瞳被展耀环住。
白羽瞳也不动弹就傻愣愣的呆着,看着展耀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拍着,可是感觉又不像在拍,倒像是在抚摸,难道……别想了白羽瞳别人什么样你不知道,展耀是什么人啊,你觉得他会喜欢你吗?别想那么多了,要是喜欢你的话,怎么会……
“嗯?怎么傻了。”展耀看着眼前人一下子呆了起来真是忍不住想笑,那一个笑容就让展耀一下子明朗起来,白羽瞳就这么看着更加的呆了。
“小白,走吧。”展耀憋着笑,“要不要去吃东西啊。”
“啊,好的。”白羽瞳呆呆的点了点头。





我感觉我再写下去我的爱就要被自己搞没了😔

【耀瞳】

展耀的手堪堪停在了白羽瞳的眼前,白羽瞳闭着眼睛或许还在睡。
“你怎么就这么相信我呢?”展耀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展耀的手停在空中顿了顿又将手置于白羽瞳的眼睑顺着白羽瞳的眼睛慢慢的勾勒出白羽瞳的细长凌厉的眼。
“你说你这么就这么乖啊,我说什么你都相信。”展耀又顺着白羽瞳的脸将手握在了白羽瞳的脸上,“我真想现在就把你掐死。”展耀的手慢慢握紧白羽瞳的脖子,慢慢的用力,手上的青筋也渐渐的浮现,白羽瞳的脸也开始慢慢带上了窒息的红。
“咳咳,咳。”白羽瞳受不了缓慢稀少的氧气渐渐要呼吸不上来,展耀一下子缓了过来,一下子放松了手,那只手还在颤抖,展耀睁大了眼睛,那张脸上突然有着一瞬间的狰狞。
展耀闭上了眼睛:“我到底在想什么啊,这可是白羽瞳啊。”
“这是白羽瞳啊。”展耀慢慢地摸着白羽瞳的脖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做,他抱住了白羽瞳,白羽瞳还在熟睡。

“你爱我吗?”
“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为什么会不知道?”
“……”
“你说话好不好,你对我说一句话就够了。”
“我想我是不爱你的。”
“这样啊,谢谢你。”
“嗯,好。”
留下一个人痛哭,怎么会这样呢,怎么可以是这样的呢,为什么就被放弃了啊,你不是曾说过爱我吗

【耀瞳】拥抱1

白羽瞳知道自己不能继续下去,可是不可能啊,想继续,想要触碰,想要拥抱想要亲吻,可是不可以,那个人不是别人,是展耀啊,是想要保护的人。
而且,“我们是什么关系啊,我们可是兄弟啊!”
“小白,你在说什么?”
“没没什么,我就是感觉衣服有点脏了,我想拍一下。”
“我还以为你想亲我呢?”
白羽瞳一下子就慌了,怎么可能,展耀是不会知道的,可是脸也一下子红了起来,话也结结巴巴的说不清楚:“你,你,你在想什么啊,我就是,就是,就是拍一下衣服而已。”
“谁知道呢,拍衣服要凑的那么近吗?”展耀的话音带着些揶揄,“嗯?”
“现在明明就是你凑我那么近。”白羽瞳慌慌张张地喊起来。
“行吧,那就是我凑的那么近好了。”展耀一下子就凑了上来,那张唇也微微张开对着白羽瞳吹气,“怎么了,你在紧张什么?”
“我,我才没有紧张。”展耀看着白羽瞳那红了的耳朵笑了起来。
“晚上吃什么。”
一下子转了的话题让白羽瞳显而易见地懵了一下,“都可以,你想吃什么。”
“想吃白老鼠啊。”展耀微不可闻地说了句,“你煮的都可以。”
“好吧,那我们先去超市看看有什么。”
“好。”





我就是想写暧昧,可是写出来感觉很ooc,我要是再写我选择写沙雕了

【耀瞳】洗澡

展耀可以清楚的听到隔壁浴室里的水声,也可以想象到水流顺着白羽瞳的身体流下,划过胸前的红樱,划下腹肌,没入腿间直至在瓷砖上溅起水花,也会从后背一下子划下来到那翘起的臀部,或许会有一些划向那不可描述的地方。 真是,不能再想了,要静下来。 “猫儿,猫儿,展耀,展耀,你在想什么?”
“我,嗯?……没什么。”展耀一下子回过神来,白羽瞳的上半身一下子就面向展耀转了过来,这时白羽瞳的身上全是水的痕迹,头上还有着刚抹好洗发水带出来的泡沫,而那些那泡沫有的还滴了些下来,又刚刚好滴在了胸上。
这时白羽瞳突然又转了过去。
“怎么……” 展耀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被白羽瞳往身上抹了一大把的沐浴露。
“哈哈哈哈哈哈,让你傻愣着,哈哈哈哈哈哈。”白羽瞳还在笑着的时候,展耀一下子反应过来就把白羽瞳抹过来的沐浴露又往白羽瞳身上抹。
两个人就这样在狭小的浴室里玩闹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停停停,让我洗完,现在身上都是沐浴露真是的。”白羽瞳懊恼不以。
“谁让小白你先往我身上抹呢?”展耀挑挑眉看向白羽瞳,这时的白羽瞳身上都是沐浴露,有的地方被水冲刷没了,有的地方却又被水冲刷的起了泡沫。
“行了赶紧吧,洗完我们去吃饭,诶算了,还是我去做吧。”
“行。”








算了,不要问我写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了,我只是很想看洗澡的画面

我真的是太讨厌我自己了,感觉脾气一上来就是很难受,那种难受不是心里的而是直接反应在了身体上,在肚子以上胸以下,肋骨所包围的中间只要一难受,那里就闷闷的,很难受非常想要哭出来,想要拿刀捅进去,捅得血淋淋的,可是我又做不到,我害怕我害怕一切的疼痛。

你不要来送我了,我已经走了